.

聯系我們
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朝陽公園路19號
      佳隆國際大廈19層
電話:+86 10 5764 8388 
傳真:+86 10 5764 8387
郵箱:media@hasan.cc

四川日報:掘金安哥拉

發布時間:2014-09-10  作者:admin
  
    “走出去”,最想去的地方之一是非洲。這是來自省商務廳的一份調查,調查對象是有境外投資意愿的川企。

  最近有兩條與投資非洲相關的新聞。一是兩家川企正與中非發展基金在上海自貿區籌建中非地產基金,基金發起方之一、海山集團透露,將在安哥拉首都羅安達開發城市綜合體。二是省商務廳正在推動成立非洲四川商會,將在包括安哥拉在內的國家成立分會。

  兩條新聞釋放出同樣的信號:從民間到政府,都希望能探索有效的方式,加碼投資非洲。

  本報記者 曾小清

  A

  為什么是安哥拉

  2007年,海山集團帶著3億元人民幣來到安哥拉,如今,項目滾動投資額已達10億美元以上。安哥拉,為什么成為中國人趨之若鶩的淘金地帶?

  干濕季分明,令身處赤道地區的安哥拉有著難得的清爽,穿過熱帶草原的灌叢和沙漠的空闊,向西就是漂亮筆直的海岸線。

  2002年,位于非洲西南部的安哥拉停止了長達27年的內戰,百廢待興。資源十分豐富的安哥拉,僅沿海就蘊藏了80億桶石油。歐洲人來了,日本人、韓國人、越南人也來了。中國人不僅來得多,而且來得早。省商務廳最新數據顯示,目前四川境外投資企業已超400家,有1/3項目投向了非洲,其中又屬安哥拉最活躍。

  開發之初,為置換油田及礦產開發權,一些中國企業承諾幫助當地進行基礎設施建設。之后隨著安哥拉經濟的發展,又有更多的中國企業參與當地的住房建設項目。目前,中國是安哥拉最大的投資國,安哥拉也是中國最重要的石油供應國之一。

  在這股潮流中,海山集團董事長鄭綱和北京天華通寶投資管理公司董事長郝明瑋2006年到安哥拉進行市場考察。“請個向導,開著車往礦區和林區跑”,郝明瑋說,在一家伐木場,他們被驚呆了。“木頭直徑有2米,比人的個頭還高!”當年,H&S海山國際安哥拉公司注冊成立。做風險投資的郝明瑋,則成了海山國際董事。

  鄭綱說,投資非洲,基于“不安分的基因”,“有很多不確定因素,同時也會有許多驚喜”。

  在國際市場,民營企業的競爭對手不僅是國際巨頭,還有“中”字頭企業。海山在當地人脈關系和市場資源拓展上,費了不少精力。從2007年開始,這家發展于南充的民營企業迅速在安哥拉拿下舊城改造、基礎設施工程總承包、產業園區、礦產資源等項目,迅速滲透當地重建市場。最初帶著3億元人民幣來到安哥拉,如今項目滾動投資額已達到10億美元以上。

  有成功先例,后來者會相繼跟進。在對外經貿大學副校長趙忠秀看來,最后能活下來并活得好的企業,僅剩1/3。

  “沒有任何地方是天然的"金礦"。”鄭綱說,具體的困難和問題,也會將先前的浪漫主義迅速粉碎。基礎設施薄弱、法律風險、語言、疾病和治安等,若準備不充分,任何一個挑戰,都有可能讓企業死掉。

  海山曾與省內某大型鋼鐵企業聯合拿下了安哥拉的鐵礦和錳礦項目,儲量勘探、項目溝通協調等前后跑了兩年,花了上千萬元。由于缺乏公路、鐵路網絡以及港口,項目只有暫停。還有一個礦產項目,面對面談判三天,最后因為礦權歸屬不清晰,企業不敢簽合同。“若有一個專業機構,根據當地法律來研究界定權屬,企業的顧慮就沒那么多了。”

  B

  為什么要交“學費”

  在安哥拉賣烤羊肉串的南充人,一年能賺上百萬元人民幣,這種好事能否持續?2012年,為保本國就業,安哥拉開始嚴控華人勞工簽證。赴安哥拉掘金的川企如何應對?

  去年,四川一家民營企業老板蔣榮光到安哥拉考察項目,抵達當晚去中國城吃夜宵,發現一個在當地賣烤羊肉串的南充人,一年能賺上百萬元人民幣。目前,在安哥拉的華人數量激增至近30萬人,其中以四川人居多。省商務廳提供的數據顯示,包括技術人員、工人、廚師等在內,光南充人就有5000多。

  “我們公司以向非洲外派建筑工人為主。”南充一家名叫遠東國際勞務有限公司的負責人陳穎介紹,2010-2012年期間招收建筑、專用車機手、維修工、廚師等各種勞務人員上千名,主要外派往安哥拉。這些工人的工資也一路水漲船高,保底月薪從最初的944美元提升到1111美元,后因人民幣持續升值,工人要求工錢用人民幣結算。業務擴大后,遠東到成都成立了合資企業。

  隨水電建筑大軍來到安哥拉的楊超友說,在羅安達及城郊的卡瑪瑪地區,隨處能看到四川人的面孔,尤其是南充人。

  2012年,情況突變。為拉動本地就業,安哥拉開始嚴控華人勞工簽證。“去年我們僅出去了50多人。”陳穎說,實現工人本地化是大勢所趨。

  時勢倒逼中國企業轉型升級。除了員工本土化,海山與當地企業進行股權合作,“只有雙方利益一致,我們才能真正在這些國家扎根,才能將運營模式在一個個國家復制成功。”鄭綱表示,當地人,葡萄牙、巴西、新加坡人也相繼加入組成國際化的管理團隊,包括曾在國美、GE、百度、華為等公司身居要職的人物。“如果我們不打破傳統的思維,就只是一群中國人在國外做生意而已。這方面要學習跨國公司的經驗。”

  轉型伴隨陣痛。當地員工一到點就下班,“哪怕是推土機離作業點只有一步之遙,到點就關引擎下班。”

  由多語種人員組成的管理團隊,不同工作習慣與商業文化的沖突,還在不斷上演。鄭綱認為,這是國際化過程中必須交的“學費”。所幸,海外投資利潤要比國內高3-4倍,現階段還能消化高昂的“學費”。

  C

  為什么要抱團闖非洲

  非洲項目誘人,但川企真要“走出去”,還要面對資金、成本和信息不對稱等諸多問題。單打獨斗非上計,組團突圍才是良策。

  根據安哥拉2013-2017年的5年經濟發展規劃,2017年前,安哥拉政府計劃實施的重大建設項目達390多個,承包工程市場的開發潛力巨大。地產開發,以及家居、建材、機械等產業,都有巨大發展空間。“這些,都是川企愿意進、能進去的產業。”省商務廳副廳長楊春軒表示。

  今年省商務廳在不同市州舉辦了“萬企出國門”大培訓活動,對參訓企業調查顯示,7成企業都有境外投資沖動,其中對非投資意愿排名靠前。但單家企業投資成本太高,走完所有部門的程序,起碼要7-8個月。關鍵還在于,由于非洲國家大量資源類商品信息無法及時發布,對商情看不準、沒資源,企業的投資意愿無法落地。

  省商務廳表示,將建立“走出去”項目庫,組建專家咨詢團,集納融資、法律、技術研發等力量,分類推進企業“走出去”;依托科研院所組建世界市場調研組;鼓勵商協會組織企業有針對性組團突圍目標市場。非洲四川商會在此背景下應運而生。

  企業也在探索突圍路徑。“我們正在探索一種"啞鈴模式"。”鄭綱說,將建設戰略合作平臺,整合國內生產、建設、制造、技術、資金、服務等資源,以共同的利益機制,以一個企業集群的形態參與新興市場的開發。

  今年5月,海山集團、中非發展基金、安哥拉警察社保基金簽約,共同投資15億元建設安中國際物流商貿園區項目,共同進行項目的運營管理。該項目占地250萬平方米,包括專業建材家居主題市場,配套生產加工裝配區、會展辦公區和綜合配套區、生活服務區,并提供金融、法律、安保和運輸等投資發展一攬子解決方案等服務。“相當于再造一座國際新城。”鄭綱說,一期的專業建材家居主題市場已有全球近百家企業入駐。

  分析海山的合作伙伴,頗有意味—中非發展基金作為國家主權基金,是國內唯一專注于對非投資的股權投資資金。“他們手上有很多非洲的項目”,一位基金經理這樣說。“與他們合作,既能獲得來自基金的資本金,又可以申請其母公司(國開行)的貸款。”一位企業界人士說,中非發展基金對企業有很強的號召力。

  因為境外資產無法做擔保,國際金融機構在非鮮設金融分支機構,資金來源是不少企業投資非洲最大的攔路虎。海山將聯合四川明宇集團、中非發展基金籌建中非地產資金,共同成立基金管理公司,專門管理該基金的非洲地產的股權投資業務。農業等產業基金也在醞釀中。

  作者:曾小清
如雪直播下载免费版下载-如雪直播app免费下载-如雪直播iphone下载